文章目录

老文章预警:注意看日期,这个是非常古老的文章,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冰河魔法师

如果我还拥有记忆的话,一定会感觉到时光的流逝就像现在正在飞行的我一样。

空气呼啸而过,擦得我的脸庞有些刺痛的感觉。冰海望早已在飞行的过程中与我失散了,但是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的那种离去的伤心却一直刺激着我的心灵,仿佛是那遥远的似曾相识的场景再次浮现。

我越过了这片被称作神圣之林的绿色区域,像宝石一般镶嵌在这片神圣之林中间的湖水进入了我的视线,我估算着,猜测我肯定会笔直的落入水中,还在想着全身乏力的我是否能爬出湖面的时候,我却是正正的落入了水中。

在温柔暖和的水中,我暂时忘却了心中的烦恼,完全的漂浮在水中享受着无穷的温柔。在水中的时间慢慢的推移,我却没有感到一丝的体力不支,反而却感到更加的有力,似乎恢复到了我以前的状态,我心想,也许这就是传说的神圣之泉吧——能净化一切神圣之水。

在迷糊中,我睁开了我的眼睛,看到的却是在幽蓝的水底,九个人——或者应该说是九具尸体,站成了一个法阵的样子,除开他们一动不动,可能还真以为他们还是鲜活的人,法阵本应该是十人的,但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变故而使得他们只能有九个人出现,而且缺的还是最核心位置的。

我还在漫无目的的思考着眼前的这些场景。却忽然感到有人似乎在呼喊着我的名字,轻轻一回头,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一团赤色的火焰包围着他,随着水波纹的晃动而使得眼前的他有些扭动,也许是靠着这神圣之水的能力,才能使像他这样的灵魂以一种确确实实的样子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们又见面了”,那在水中的灵魂开始发话了,“虽然我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不过我们能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场合也这样的方式见面还真是有趣呀!你已经彻底的失忆了,对你来说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否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而我还有许多恩怨没有处理,所以我比你更需要一个完整身体,让这么好的一个身体留给一个毫无记忆的灵魂,这样的浪费倒不如将这个身体留给需要他的人,所以就让我来接替这个身体吧!”

“我没有记忆了,我的存在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的心里不知不觉地开始将这几句话不断地重复着,我的灵魂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飞离了我的身体,我现在可以以另外一个人的视角看待我自己了,不过我能看待的不过还只是自己的身体而已,而人最重要的东西——灵魂确是没有人能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的。

慢慢的他的灵魂融入了那个原本是我的身体中,而我就在这一旁慢慢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口中不断喃喃着“我没有记忆了,我的存在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意义了”。

融合完成后的他,已经开始用这个身体艰难的走向水面。

慢慢的,我也变成远望他了。水还是那样温柔的流动着,轻轻地在我的脸庞上打了一个小小的漩涡,似乎让我记得了些什么,没错,她为了我而将泪珠滴落在我的脸庞,也是如此的轻柔。

忽然间觉得有些舍不得我的身体,我还要用这个身体去寻找我失去的记忆,“等一下,我也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我要我的身体。”

“来不及了,等你的身体带着我的灵魂离开水面,你就只能呆在这水下直到有一天变成精灵。”说着他也还是带着我的身体在不断向水面走去。

我也有些着急了,便急切的扑向了自己的身体,大概他也没有想到,没有身体的拖累,灵魂的移动速度可是极快的,瞬间我便出现在我自己的身体里并与他挤作一团了,毕竟是我自己的身体,也许有更好的亲和力,很快我便占了上风,但是却没有办法将他的灵魂逼出我的身体,他的灵魂已经卷缩在我的左手臂里,张牙舞爪的锤向我的身体各处,我站不稳的东摇西摆,却没有发现我晃动的方向正好是走向水面的方向,不知不觉中,手的晃动范围已经是可以伸出水面了,但是我们都还在奋斗着要将对方逼出自己的体内,这也许就是真正的生死搏斗了,拼上自己的性命的搏斗,没有任何一方会去认输,两只手都乱舞着时不时的伸出水面。

我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能量已经释放得太多了,不过他也差不了太多,仍旧盘踞在我的左手臂里。

已经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了,就这样一直的拼着意志力,直到我真正的失去了自己的知觉。

当我醒来时,已经睡在了温暖的床上了,我感觉得到自己的精力已经恢复到了很好的水平了,一跃起身坐在了床边,看着这个简陋破损的小屋,环顾四周打量着,简陋的确是简陋,不过却装扮得很温馨,看样子这个房子一定是个女主人的。桌上花瓶里的花朵鲜艳夺目,不由得发现这清新扑鼻的香气是从这里传出的,心里一笑,想到说不定这女主人还是一个爱花的小姑娘。

定了一下神,我抬起我的左手,看了一眼,试着动了动手指,没问题,我的身体还是属于我自己的,不过突然又有一丝哀伤,他也许就这样的在这个世界里消失了,其实是我再一次的杀了他,而为的确是自己的生存,不由得开始觉得有些心痛。

在这样的小的房间里让人不得不感到有不少的压抑的感觉,于是想着便要出门看看,却突然发现门口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想必应该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吧,从背影看去,头发花白,似乎是一位老奶奶。我缓缓地走到她身旁,看到她闭着眼睛睡着,我缓缓地调整着角度,直到能正正的看到她的脸,我才发现,她睡觉的样子不能用通常形容老人的安详来形容,却应该用形容少女的美丽来形容,这是我自己也觉得很矛盾,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人我居然用形容少女的词语来形容了她。

我继续打量着她,她的身体完全不像一般老人的略微发福而是十分的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像树叶般的吹起。他的脚边放着些许花朵,颜色和小屋周围的有很大的不同,看来应该是从其它地方采摘过来的。

周围的树很多也很高大,但却很合适的让阳光照了进来,照在身上,很舒畅的感觉。

“你醒了?”一个温柔的少女般的声音从身旁传来。这声音也让我更坚定了我刚才的感觉,这位“老奶奶”并不像他表面上的那么老,也许正是一个小姑娘。

“嗯”我边回答着,边回过头看着她,她依旧闭着眼睛,我继续说,“谢谢你的热情招待,这里是离湖不远的地方吧?”

“对,昨天我采花路过的时候,看见你倒在了湖边的草地上。”

“哦,谢谢你的帮助,把这么沉的我拖到了这里。”

“没关系的,总不能把你放在那里不管吧,换了谁都会这样做的。”

谢谢,这次没有说出口,但却在心里真心的感谢。我们沉默着,我看着她,她却依旧闭着眼睛,但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似乎也像是看着我一样。

“其实有个问题我很想问,但不知道该不该问。”

“问吧,我会尽力解答的。”她还是闭着眼睛带着笑意的将脸对着我。

“其实我是想问……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呢?”

“因为我没有眼睛。”

“啊?没有……”有些出乎意外的回答,让我的语言有些慌乱,连忙又道歉“对不起。”

“没什么的,已经习惯了。”

“这里常有人来吗?”我继续询问着我的疑惑。

“除了我妹妹,你是第一个我在这里看见的人。”

“看见?你能看得到我吗?”疑惑似乎随着问题的深入,越来越浓。

“对,现在我看东西已经不需要凭借眼睛了,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就是一种感觉吧。”我缓缓地思考着她刚才说的话,不由得又沉默下来了。

“你对我熟悉吗?”为了打破沉默,我问了这个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的问题。

“不熟悉。”

“那似乎你对我没有疑问一样。”说来倒也是,对我这样一个奇特的陌生人,竟然没有提一个问题。

“如果愿意说,我也会愿意听的,不过我在这里不过是等待着消失的那一天的到来,消失后,我的记忆也会逝去。”

“不过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失去了记忆的醒来,周围有许多关注我的人,有的真正的关心我,有的却只是想着利用我,虽然我猜得到,我原本的记忆里一定包含了许多的痛苦,但是我还是会努力去取回这份应该属于的东西,因为那里面会有我停留在这个世界上需要我去完成的责任。”

“唉,责任是个害人的东西。”随着我的话语,她脸上的微笑慢慢的去掉了,换成了一副沉思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责任,那就一定要自己去承担,即使让自己痛苦的活着也不能将责任押到别人的头上。”听到我的话,她忽然间又笑了起来。

“愿神保佑你坚强的将责任负担起来。”她将双手合拢,看上去十分虔诚的样子。

“谢谢。”

“那么,你没有记忆,你准备怎样寻找你的记忆呢?”她终于提出了她的第一个问题,也许是受了先前谈话的影响吧。

“我有个朋友似乎知道我的一切,我要去找她。”说完这句,我才突然想起,森云用瞬间传送将我和冰海望抛了出来,而自己却留在了敌阵中,想必一定已经被敌人带走了。

“向着炎阳升起的方向,就能走出森林。”

“感谢你的救助和招待,不过我希望早些找到我的朋友,所以我现在就要就此告别,以后有缘再见。”虽感觉有些匆忙,但是一想到森云还在敌人手中,就觉得自己不得不抓紧时间。

“等一下,”就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叫住了我,“能帮个忙吗?”

“好,可以”略有些出乎意料,开始连问题都没问的她竟然会让我帮忙。

她拿出了衣服兜里的一封信,说道,“走出森林的第一个村庄,将这封信交给那个村里的巫女。”

我把信放好后便准备离开,又被她叫住,“走出森林需要很长的时日,你可以到湖里打些水,那些水很有营养的,是森林里生物的重要食物来源。作为交换,灵湖也会从你身上吸走些营养。”

“好的。”我接受了她的建议,去湖边打了些水,回来再和她道了个别,便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伴随着我轻快的脚步,小屋连同那神奇的老奶奶也渐渐消失在树林深处。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