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老文章预警:注意看日期,这个是非常古老的文章,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冰河魔法师

……慢慢地,我有了一点知觉,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轮冰日高高的挂在天空中,散发出强大的能量,借着这能量,我的思维又开始了工作,然而却是一些奇怪的感觉,如泉涌的记忆在大脑中流淌,这些记忆清晰得就像是昨天才发生,但却陌生得犹如进入了别人的梦境。这一股股激流敲击着我的神经,使我的头疼痛难忍。

思维的运动加快了我的恢复,四肢也渐渐的有力了,正当我试图移动我的手臂时,一阵温暖从手臂传来,便立即停止了手臂的动作,将头略微斜侧,看见森云清秀的脸庞偎依在我的臂膀上,露出一丝丝微笑,我不忍再动,便静下来理我那杂乱的思绪。

慢慢地闭上眼睛,在合拢眼睛的那一瞬间,一幕幕赤色的回忆便在我的脑海中再现出来,一个阴狠的面孔,一个美丽而娇嫩的面庞,一股股伴随着巨大能量的热浪,一个个狰狞的躯体……

这些奇异的回忆袭击着我的大脑,不由自主的,身体变得有些颤抖,直到眼睛被我用力的睁开,天还是那个样,圆圆的冰日挂在天上,她还是侧身趴在我的床边,我木木地望着窗外发呆,努力不把眼睛闭上,进入那可怖的赤色恶梦。

忽然一个冰色的纸片飞了进来,犹如徐徐而降的雪花,接着便是一阵细声的脚步声,只见森云应声而起,捉住正在下落的纸片。

我看见她起身,便也起身凑到她身旁看那张纸条。她惊奇的用她那双饱含泪珠的眼睛盯着我,透出了一丝欣慰之情。

我能理解她的感情,想必也是在这里久候多天了,忽然醒来,使她又惊又喜,但又恰在这时,窗外飞进了这神秘的纸条,使她一时间乱了阵脚,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我便示意她看一看纸条上的内容,于是她连忙拿来看了一眼,面色略有改变,不过她已经将条递给了我,还未拿到手上,纸条上的大字已映入我的眼帘,“危险速去”。

神秘的纸条让我想了很多,但正当我拿稳纸条的一瞬间,纸条凝结成了冰块,然后碎成了许多的小碎片,洒在了我的床单上,最后蒸发入了空气,化为了乌有。顿时有些惊奇的我看到这熟悉的魔法也颇感有些困惑,是谁会留这样的条子给我们,是帮助我们,还是想害我们。

森云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也许是埋伏在赤炎国的间谍,也许是打听到了什么。”我点点头,顺势想闭上眼睛思考一下,但在眼睛合拢的一瞬间,一个赤色的面孔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显得那样的悲哀,赤色的侵袭吓出了我一身的冷汗,顿时心里多了一些莫明的不安,没来由的。

森云的面孔变得有些难看,有些责怪的问道:“为什么在你醒来之后,总是这种奇异的表情,好像是丢了魂一般?”面对她的责问,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木木的默不作声,却不由自主的想要闭上眼睛,她似乎看出了什么,上前抓住我,但我的眼睛已经闭上了,赤色的火焰在脑海中燃烧,一位少女便在这火焰中远去。

眼睛睁开了,我被巨烈的摇动着,森云显然也被我安然睁开的眼睛吓住了,两双眼睛对望着,唯有森云的眼睛里泛着泪花,她一头扎在了我的怀里,哭泣着说道:“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好担心,每天都守在这里,看你的身体一会儿散发出冰气,一会儿又散发出炎气。”最后几个字说的特别重,听得出那种深深的忧虑,而我听得她的这些话,也觉得奇怪,在我醒来之后,总觉得一闭上眼就能感到一股股炎族能量流淌而过,一个个赤色的回忆也接踵而来,就好像我不再是一个人。

森云的头一直埋在我的怀里,温暖的感觉从她身上传了过来,但我感觉到的温暖却不止这一出,似乎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我凝视着前方,努力把眼睛睁着,然后陷入了深思。

想了不少,却还是想不起自己以前的事,就这样让森云偎依着的思考着,直到想到了刚才那张纸条的事,才发觉一件天大的事情,我居然能认识上面的字了,不由得全身一颤。

森云似乎被我的颤动给吓到了,连忙正身坐起,轻轻地望着我,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刚才的纸条,”我还正想说下去,却被她打断了。

“不要想了,好好休息,休息好后我们就立即启程离开。”她用她那双天真而碧绿的眼睛看着我说道。

“不,我是说,我居然能认识上面的字了,写的是‘危险速去’。”我当然是不能犹豫地把这件事说出来了,这可是一件大喜事,是恢复记忆路途中可喜的一大步。

森云伴着一个惊奇的表情,猛地便站了起来,被他偎依着的我也因为突然失去了重心而要倒下去,就在这时,当我正习惯性的用力要防止倒下的时候,发现我自己竟然使不出一点力量,而且还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实在忍不住的我,发出了一阵惨烈的叫声。

森云看到我倒下,便立即过来扶我,但还是没能赶在我发出叫声前,在她把我扶正的瞬间,房间的门开了,两个卫兵闯了进来,看了我们一眼,便跪倒在地,一同说道:“王子殿下有何不适?”

森云立即向那两个卫兵喝道:“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两个卫兵仰着头看了一眼,便弓着腰出去了,把门也关好了,房间里又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森云的眼神已经从刚才的一丝丝兴奋又变回了常有的那种忧伤,仍然是那样抬着头望着我说:“你已经没有力气施魔法了吧,”他看到我肯定而又有些失望的表情,将视线转到了地板上,继续说,“看来我们真的是危险了。”

接着便是长久的安静,安静的环境最适合沉思了,很自然的,不小心的就把眼睛给闭上了,赤色的火焰又出现了,似乎要燃烧掉我整个的眼皮,若隐若现的,先前曾出现过的那位少女的面容在烈火中慢慢的腐烂、变形。瞬时,我像发疯了一样摇着脑袋睁开了眼睛,摇动的脑袋带动身体摆动,使我划过了偎依着的森云,倒在了她的双腿上。

憔悴的面容看着我,泪水滴在了我的脸上,我才突然想起这多次滴在我身上的液体叫做泪水,是情感的结晶。突然一下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对不起。”没来由的,只是很想道歉,就像是前世欠了她许多似的。

正当我感受到由她腿上传来的温暖的时候,有人在敲门了。她连忙将我扶起、坐正。

“听说王子醒了,我们可以进来吗?”

我看了下森云,她空洞的目光望着房门的方向,似乎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做下一步决策了,不过身为女子,在这样的世俗道德的约束下,能有如此的决策能力已经算很不错了。现在的她也许已经感觉到了绝望的边缘了,作为一个男儿,我应该自己来作决断了。

“进来吧。”我憋足气,说出来这句话。她还是用那种忧伤的神情看着我,我则对着她笑了一下。

两个卫兵把门打开了,守在了两道门边,接着进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便是那位我救过的魔法师——炎国太子,后面跟着两人,一看就已经是上了年纪的大法师,猜想太子的跟班一定都不差,如果意见不和跟他们动手的话,我们肯定是没有一点胜算的。

过了良久,我也整理了好半天的思绪,才发现炎国太子竟然一直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地打量着我。

为了打破僵局,我张开嘴巴正想说话,却被他的话打断了,“王子身体仍有不适,我们就先行告退,不打扰了。”他这话倒不像是在对我说,倒像是在对他的随从说的。

门被关上后,听到外面他对卫兵说道:“看好了,出了问题唯你是问!”感觉这话说得如此之大,倒像是给我们两个房间里面的人说的。

我仍旧感觉到全身无力,虽知道他这样有些无理,却也没办法。

森云贴近我的耳朵,细声对我说:“刚才他充满了杀气,只是似乎还有什么顾虑,没动手而已,我们要赶快想办法逃走。”

“不过我已经完全使不出力来,你可能也不是外面那些人的对手,逃,难啊……”我虽然说着有些丧气的话,但还是努力思考着怎样才能逃离。

就这样,我们俩还是那样偎依着的各自思考着计策,温暖的感觉就从他的臂膀传到了我的臂膀,然后再传入心里,但是心里仍旧是乱乱的,炎的感觉仍然没有放弃挣扎,冰炎两种力量一直抗争着,让我自己使不出丝毫一点力气。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