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老文章预警:注意看日期,这个是非常古老的文章,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冰河魔法师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睡在温暖的床上了,温暖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总比在赤炎湖底感受扑天盖地的热气强,我转动着脑袋,打量着这间屋子,看上去这可不是一间普通的屋子,屋顶掉着宛如火蛇般的炎式宫灯,桌上各式各样的炎式茶具,溢出一阵阵暖气,绯红的阳光从窗台直射在自己所睡的床上,床头那精雕细着的小雕像,似乎要散发出一种灵气。这俨然是已经在异国他乡了,而且似乎已经到了别人的王宫,至少也是贵族家里。我试图翻身起床,这时我才忽然意识到,她还睡在了我的怀里,我连忙起身让她睡在床上,我施好防御魔法,便开始检查她的伤势,还好不重,只是手臂和腿受到了点烧伤,我用魔法将她体内多余的热气去除掉,生命是不会有问题的了,便叹了口气,这时便发现身后已站了几个人,其中有位我认识,就是那位在赤炎湖底救得的那位魔法师,他上前一步,向我鞠躬,然后向我说了些什么,只可惜我听不懂,但我向他这么礼貌,一定是说什么感谢的话了,于是我用冰族的礼仪——说也奇怪,什么都忘了,就是忘不了这些——也向他鞠躬还礼,但却没说什么,因为我可以说根本就说不来话,完全是个哑巴。接下来,他说了句话,便做出让我先走的手势,我想他是想让我去大厅聊天或是赴宴吧,但我一句也听不懂,岂不被人笑话,我想她应该会听得懂,于是便走到她身旁,想叫醒她,但她始终没醒,那位魔法师拍了下我的肩膀,说了些什么,然后轻微的摇了摇头,我想,他是什么意思?“没救了”?,“没事”?哎,越想越迷茫,这时那位魔法师对我说了几句,便离开了,不知道他会说什么,“她醒了后去找他”?“想好了再去找他”?真是难猜呀,哎,管他的哟,等她醒来了再说了……

“冰河哥哥,冰河哥哥,你不要管我,不要管呀,快去,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没事的,她…她……就…………”半夜里,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吵醒了,感到十分的惊奇,不知道她是在说什么,仅仅是个梦吗?还是我失去的记忆?

天依旧黑着,这一段时间的劳累,迫使我不得不暂时不管这些,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似乎比我醒来的早得多,或者说是睡桌子的永远比睡床的起来的晚,当我睁开眼睛第一眼,她便进入了我的视野,连道“你醒了?这是我做的冰茶,快乘冷喝了。”

我舒展了一下全身酸痛的筋骨,端起茶来细细品味,这茶的味道虽说比起养伤期间的茶,要差上一大截,但是在那么长的酷热过后,能品尝到如此冰凉爽口的茶实在是难得,我细细的品味着,顺便告诉他昨天的事情,“他们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我怕……”

“没什么,我听得懂,我可以给你当翻译。刚才我问了这里的侍卫了,我们现在已经是在赤炎国境内了,而且这里便是赤炎国的皇宫,而那天在赤炎湖底险些丧命的那位便是赤炎国的太子,今天国王会设宴接见我们。”她的心真是够细,这么快便把事情搞得一清二楚了。

“他们会对我们不利吗?寒冰国跟赤炎国不是冰炎不容吗?”我有些忧虑,因为我的失忆使我根本不知道当今各国的形式,也只有问问了。

“这个你不用怕,你是寒冰国法力最高的人,而且是唯一去过异世界的人,就凭这点,他们就不敢动你。再加上你是寒冰国的太子,我是炎冰界的公主,凭我们的身份,他们也不敢对我们不利。”她说话有些激动,但说的话也的确有道理。

正在这时,那位获救的魔法师——赤炎国的太子走了进来,对我说了些话,还不时的对我笑,我当然是听不懂了,这时她便立即过来,打断他的话,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位太子就离开了,我连忙问她那位太子说了些什么。

“他只不过说了些赞美你的话,然后他说他们准备了酒菜,希望我们能赴宴。”她不紧不慢地说着,一面还在收拾着吃过的冰茶。

“那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告诉他,我们收拾一下,马上就来。”她似乎收拾完了,直起腰来,继续说道,“走吧,他还等着我们的,到时候不要离我太远了,我好给你翻译。”

“这样迟早会被他们发现的,不如直接告诉他们实情吧?”我有点怕万一被识破,会很尴尬的,尤其是我连他们说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静静的想了一会儿,点点头,拉着我便出了门。她见着那位太子,便上前去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位太子带着惊讶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是一笑,接着便带着我们走向王宫。

这王宫果然雄伟壮丽,但是几乎全红的颜色使我有些生厌,眼前有四排士兵站成六边型的样子,他们只站了四条边,剩下的两条边刚好是留给人走过的,当我们经过时,四排士兵齐刷刷的跪倒在地,真是很壮观,走进皇宫,看到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而且国王似乎也已经坐着等候了,通常情况,这种宴席,是赴宴的人到齐后才请国王出来,而这次国王出来的如此之早,可见国王对我们的重视。

那位太子领着我在上宾席坐下时,她也跟着坐在了我的旁边,这时国王站起来,脸角微微一笑,对着她说了点什么,她刚想回话,那位太子便抢上几步,对着国王说了些什么,然后国王点点头,坐下了。这段时间我被搞的莫名其妙的,乘他们父子对话的空闲,我便连忙问她,“你怎么给他们说的?”

“我告诉他们,你在赤炎湖底练绝世神功时,受到攻击,致使部分记忆丢失,而那部分正好包括语言,别怕了,他们不会对我们不利的。你也不会听不懂,我会给你当翻译的。”

“那倒是,如果真的要对我们不利,我们也逃不走了。”

她刚想给我回话,结果国王发言了,于是便停止了。国王很严肃的向侍卫下达了命令,似乎是要侍卫去取什么东西,没过一会儿,他们抬来了一个大鼎,几个人一起很费力的才搬上来。

国王开始对我说话,她便开始给我翻译了,“听我儿说,太子河受到意外伤害以至于失忆。这个是我国的宝物之一——回忆之水,”说这便指向那口大鼎,鼎中的水清可见底,但能感受到这水里有种奇异的能量,但始终觉得这种能量似曾相识,但并没在意,也许只是自己对赤炎国的能量比较陌生,因此感觉到的每种赤炎国的能量都有一种雷同感。他继续说道,“这水中的能量能够恢复你的记忆,你只需要饮下一点,就可以了。”说着,一位侍卫便将,乘有满满一杯的回忆之水,递给了我,立在了我的桌上。

没想到这时她似乎有些激动,与国王开始对话,明显听得出有点敌意,我想一定是她怕国王在酒里下毒,于是便拉下她,说道,“没什么,如果他们要害我们,早就害了,何必等到现在?何况一杯毒酒岂能轻易取走我的性命?没什么了,我喝。”说罢,便举起酒杯喝起来,她一看到我要喝,便立即伸过手来要拦,酒杯被打掉了,不过已经被我喝完了,她两眼呆滞的望着我,说道,“你的记忆不可能恢复的,你是……”

刚说到这里,我觉得酒里的巨大能量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我已经两腿发软,最后倒了下去,她见我倒下便立即上前扶住我,喊道“冰河哥哥,冰河哥哥,你不要有事呀,我叫过你不要喝的,冰河哥哥,冰河哥哥……”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全身觉得很累的样子,想要睡觉的感觉,但在我闭眼的那一瞬间,我的脸庞感受到了一颗水珠,奇异而又莫名的悲伤,但还没来得及感受水珠划下的感觉,我已经失去了感觉……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