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老文章预警:注意看日期,这个是非常古老的文章,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冰河魔法师

第二天,我已下得来床了,便见她伏在不远处的桌子上香香的睡着,睡姿甚是优美,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石像。我无聊之中,便走到了门边,也想看看这外面到底是什么,便开了门,只见外面有许许多多的机器,屏幕上有各种各样的指示,但大多翻红,我知道,这表示有外来入侵者,我走到机器面前,就像是没有失忆一样的操作了起来,熟练的开始对外来入侵者进行反抗,不一会儿,入侵者便消失在这坚固的堡垒外了,我看也没什么了,便起身往回走,却发现她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都没出声,最后是我开了口,“你没事吧?”

“啊……啊……没…没事……”她吞吞吐吐的回答道,然后经过短暂的思考后,便继续说“没事,但是他们已经来了,我们再不快点行动恐怕就来不及了。”

“有方案吗?”我也迫不及待的问到。

“其实这个问题本来是应该问你的,因为这里是你亲自修的,不知道你自己留了什么后路没有。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能指望了,不如你去看看那台机器,也许会有点暗示,我到走廊去观察下。”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我也许也只有去看看那台机器的能力了。

她很快的出了房间,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人呆站在那里,我仔细的打量着那台机器,很新的感觉,似乎并没有所说的破绽,我只得坐下,察看着那机器内所存储的程序,没什么特别的,都不过是些操纵宫殿外防御设施的程序,但有一个署名为“弹球”的程序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实在是不记得有叫做“弹球”的武器,它的说明写着“异世界的古老游戏”,进入程序后发现,的确很古老,二维的画面显得很有沧桑感,我的习惯便是看看它的演示,演示中,一位魔法师发出了一个魔法球,碰到屏幕的边缘便弹回,这位魔法师移动,再发一个魔法球去与先前的魔法球碰撞,使先前的那个魔法球碰不到自己背后的这堵墙,的确很有意思的一个游戏,不由得便玩上了几下。

忽然听到背后有人惊呼,“啊”,我回过头,看见她冲出这间满是机器的小屋子,在房间里已经开始续能量,似乎想打破那堵墙,“砰”的一声,她失败了,她坐倒在地上,我连忙迎上前去扶起,坐在床上,她低声说到“我察看过了,除了正门,我们无法脱身,我看到你那个游戏,画面多么像这间房间,本以为这块墙壁会有什么秘密,但是也许我们错了。”她的声音像是在颤抖,水滴从她的眼睛中侵出,又滴在了我的手上。我像是被这水滴划伤一样,心头上产生一阵莫名的疼痛。

没过一会儿,水滴已不再从她的眼睛中流出了,但却两眼无神,呆呆的望着那块墙壁。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将她搀扶到桌子旁坐下,便站在她先前施法的地方,以同样的方式对准墙壁施法,虽然我的法力比她得高多,但那堵墙依旧毫发未伤,更气人的事,那堵墙似乎有防御盾,将我的法力几乎完完整整的反弹了回来,我因为失去了记忆,对这种早没了作战经验,根本没有想到会被墙壁反击,所以根本没有做防御的准备,我被实打实的撞在了背后的墙上,跌下时,她连忙赶过来扶起我,连声问道,“有没有事?伤着没有?”

即刻便听着了墙壁碎裂的声音,她扶着我走开几步,便见得那堵墙——我身后的那块,竟然由于我无意中一撞,便碎开了,慢慢的便露出了石壁后面的世界——一条长长的隧道,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因为那块几乎毫无光泽的石壁竟是如此坚硬,而这闪着海水光泽,几乎让我们误以为从这便能看到深邃的海水一般,不知道这路是天堂之道,还是地狱之路,但我想我们都会被误以为那块坚硬的石墙后有什么,而实际上确是这面并不太坚硬,甚至会使人以为打烂便会有海水侵入的石墙。若不是我毫无防备,也许便无法发现这其中的奥妙,而实际上,有几个人会不做防御呢?我想这条路后面会是光明的。

我想她投去目光,发现她的眼睛里也弥漫着惊奇和困惑。她似乎察觉到我在看她,她便对着我点点头,算是我们的默契,我也就没说什么。我们一同站起身来,朝隧道深处走去……

我想我们走了快一天了吧,但仍旧什么其他的景色也没看见,若不是感觉到温度在升高,我们真的要以为在原地踏步了,但是对于我们冰族的法师来说,高温可是一样不小的折磨。还好我的法力还不算弱,要不非得葬身于此,对于炎冰界的她来说,虽稍好于我,但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但我们还是勇往直前,因为我们也别无选择了,正门出去是毫无希望的,我们只有这么走,走在这不见边际的隧道中……

我的魔力钟告诉我,一天又过去了,温度更是高了,我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这这段时间里,我不知道看了她多少眼了,我看到豆大的汗珠划落于她的额头之上,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侵湿了,我知道她为了保持体力能独立走下去,便始终不用法力护身,一次次我看她,她回给我的眼神却一次次的变得憔悴,我知道她快支持不住了,但从她眼神中似乎想表达,不要管她,她能行,我却不知怎么的,却不知道用法力去保护她,她怎么说都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已。一种奇怪的思想左右着我,我不懂,也无法去控制它。直到最后她倒下了,那是一段奇特的路,不但温度上升得奇快,还有种奇特的能量越来越靠近的感觉,我们都以为快到终点了,然而实事确是如此残酷,她先倒下了。

我知道她不过是脱水而已,两天了,没有摄入一点水,却凭空损失了如此多的水,我用宽大的法衣将她笼罩在我的怀抱中,使她能得到我怀中的寒气,她慢慢的又苏醒了,便想下地继续走,我知道她已经不行了,便抱起她继续走,她也安下心开始修养了。我加快了步伐,因为我知道我的法力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不出半日,便走到了一块石墙面前,料想这便是这条隧道的尽头,这时的高温使我都有些受不了了,我将她放下,并施以魔法屏障,以免她被烧伤,这时我们两人便都被眼前这块蔓延着巨大热气的石墙所看呆了,这是我所有记忆中最具能量的石墙了,但忽然我发现,那能量似乎并不是属于这堵石墙的,我便对她陈述了我的想法,“我感到似乎在石墙的另一边,有一个……哦,不对,是两个,两个巨大的能量团,似乎是两个人在对战……”

“难道说是你的哥哥追到这里了吗?”她受到了我的保护,便无法感受这能量团了,只有向我提问了。

“不像,这两个能量团都是属炎性的,我哥哥一定与我一样是属冰性的,所以应该与我们无关了。”

“哦,那就好,不过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要冒然出去,我们已经精疲力竭了,如果和他们动起手来,我们要吃亏的,不如在这里静观其变,以便坐收渔翁之利,先等等吧。”

“好吧”我一贯都比较听从她的安排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异议,便也只有养精蓄锐,但如此酷热难奈,如何能休息呢?

大约半日后,我见这两个能量团,都有衰弱的迹象,便立即告诉了她,“他们似乎都有些斗累了,我们是否该出去了?”

她似乎有点犹豫,因为她并不能亲自感受到这能量是否衰弱,但她似乎却感受到我的法力的衰弱,她知道,如果再不动手,我们也许便无法破门而出了,也就只有答应到,“好吧!”,语气甚为勉强。

我便蓄足法力,一下便将门打开了,我发现这道门形如虚设,一碰即开,还害得我用如此大的法力,不过还好用的法力足够大,要不然根本无法守住一股热潮的袭来,此门一开,温度便成倍增长,我这才明白,这堵墙的作用不过是要抵御这强大的热量,而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便是赤炎湖底——一个高等炎族魔法师都不敢想象的极热的地方,也是炎族最高级魔法师练功的地方,常常也会对他们生命构成威胁。眼前这位似乎就是了,已被这湖中冒出的气泡攻击得伤痕累累、连连败退,而又似乎逃不了身,汗水已溢满了额头,看来是不行了。我想,来得了这里的人必然不会是简单的高等魔法师,如果我救得了他一命,也许我们就能得救,否则我一个冰族魔法师岂能过得了这里。想罢,便立即蓄法力,将一魔法治愈那位受伤的魔法师,另一魔法直扑那湖中能量团,这寒冰能量在这时对那位魔法师可是大有益处的,那人似乎发现自己得救,还没想清楚,便拔腿就走,这湖中能量团似乎被这突如其来得攻击吓住了,一时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我这才发现,刚才那一击,无意间便削弱了对她的保护,惭愧之心不由得在心中埋下了,于是便立即抱上她,沿着那位魔法师逃走的路线前进。

没想到那魔法师逃走得甚为迅速,我们没跟多久便跟丢了,我心想:还好,现在的温度较先前比,实在是相差甚远,相信我残余的法力支持在这里还是行的,她也没有生命危险了,没什么放心不下的了,便准备立即启程找路,但忽然感觉到一股股热气向我靠拢,直到最后才发现他们原来是这层的守护怪。

守护怪其实以前都是在这里练功的魔法师,但由于不敌便死在这里了,所有在这里死亡的魔法师都能实现一个愿望,大多数魔法师便想要打死那些打死自己的怪物以报心中大仇,于是他们便复活在这里,当然是以守护怪的身份复活,于是他们便能亲手打死以前打死过自己的守护怪,之所以叫他们守护怪而不是守护神,是因为他们被剥夺了离开这里的自由,他们整天闷闷不乐,便会尽全力杀死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毫不留情,他们的心志已经不再是那样的正常了。

那些守护怪尖声嬉笑着,有些似乎有点慌张,也许是没有见到过冰系魔法师来到这里吧,但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对付他们了,也许真的只有听天由命了,于是我抱起她,裹进我宽大的法衣中,轻轻的对她说:“睡吧,醒来后我们还会看到兰兰的阳光的”说完,便耗尽所有法力,将我二人冻在了冰块中,我看到了许多的守护怪试探的靠近,最后在接触冰块的一瞬间死亡了,而我的冰块也化掉了一部分,在最后冰冻完成的一瞬间,我的手又感受到了那奇异的水滴,来不及思考,便进入了长眠……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