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1. 1. 第一百零一次初恋[中篇]

老文章预警:注意看日期,这个是非常古老的文章,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冰河魔法师

橙色是丰收的喜悦, 橙色是节日庆典的花虹, 橙色是明亮的余辉 橙色是太阳最后的祝福, 橙色是我们轻轻的相遇 橙色是上天赐与我们最美的礼物。

图书馆就像我的家一样坐在了我的屁股下面。

虽说图书馆的老师们还是偶尔做过一两次清洁的,不过人来人往的图书馆还是被带来了不少沙尘。不过这一切也有个例外,那就是在图书馆顶楼的一侧的书库里,几乎很少有人去,因为里面不是艰深晦涩难懂的专业教材,就是跟看天书差不多的各个国家的鸟语书籍。

我现在是坐在图书馆里,不过是坐在地上的,这并不是意味着这里没有桌椅,同样也并不意味着我不拘小节,不过这里的地板真的很干净,是我亲自用拖把拖干净了的。

其实我并不是很无聊,所以我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很奇怪的拿拖把来拖地,不过在这间本就不太大的常常好几天没人拜访的书库里,竟然常常有一个女生坐在这间屋子里的那桌椅上看书,向来不太喜欢女生并且比较喜欢一个人独自看书的我,当然只好另寻佳地了。

我从小就很喜欢看书,常常被书中所描绘的精彩世界所吸引,当然这点到现在还是没有改变,不过当我知道书中的故事不过是被编造出来时,心中充满了失望,感觉那些心中一直梦想的东西,似乎在一瞬间消失了一般,我自己似乎也在那一瞬间长大了。

我自己依旧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书籍,不过对实际的生活似乎有些失去信心,更多的时候宁愿逃避一切,逃避到图书馆这个安宁的地方,逃避到书中的完美世界中去。

即使我怎么逃避,还是有件事情是无法逃避的,那就是实际生活,我用我这个还不算太笨的脑袋稳坐着系里前几名的宝座,家里并不贫困,从来不用愁吃穿,感觉上这样似乎已经很完美了,但是大学生的另一不可逃避的主题,恋爱问题,始终是个麻烦的事情。

当我们寝室除我之外的最后一个哥们儿牵着他的女友对我说,“快和现任女友(他们一致认为,图书馆是我的现任女友)分手,还是找个新的吧。”然后打情骂俏地走开时,我也只能叹一口气,然后又钻进书中的世界里。

书中总是有太多的悲剧,虽然我知道书和现实是有很大差距的,那些悲剧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几率近乎为零,不过还是停不下来思考这个问题。况且,比起坐在路旁看美女,然后搭讪,我更喜欢在图书馆里浏览书籍然后取出来美美的阅读一遍。

不过事情总是在发展,思想也是在不断的改变的,记得那天寝室的室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的女友,“她的图书馆美女太文静,哪里都不挪一下,如果不是上课要路过的话,长啥样我都不知道”,其同学也附和着,“书中自有颜如玉”,然后一阵狂笑后又继续各自的牢骚。

虽无太大改变,不过自此之后,在图书馆里偶尔也要留意一下那个“抢走”了我的位置,几乎随时都能在图书馆里看到的女生。

故事就像这样,就像我在书中所读到的那些一样奇特,在如此简单的背景下开始了。

天黑了,具体说来,天已经黑了很久了,只是现在把灯关了而已,应该是到图书馆关门的时间了吧,心中不断抱怨着管理员,怎么不来通知或是检查一下,留下孤零零的我,坐在黑乎乎的图书馆顶楼角落。

外面似乎有不少乌云,月光也不能穿透进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描述现在的情形实在太确切不过了,我缓缓的站起身,突然很清晰地听到“卡塔、卡塔”的声响,似乎摩擦着什么,我停下了身体的动作,一边感受到由腿部传来的麻麻的感觉,一边继续听着这离奇的声响。

心想着,难道说这里还会有人没离开?还是说,只在书中才会出现的恐怖故事正在上演,而且我还是主角?或者最坏的打算,我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

心里还正在摸索着这些的时候,突然一点亮光从层层叠叠的书架后传来,心里不由得一颤,各种在书中描绘过的恐怖场景突然间在我的脑中闪现,虽然唯物主义世界观让我应该相信这个现实的世界,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的环顾着周围。

缓慢的向亮光处移动,穿过层层书架,最后终于看到了这出乎意料的景象,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她,那个“抢走”了我位置的女生。

她现在正拿着打火机,从一个小包里摸索着什么。看着这个,终于明白刚才的声响只不过是打火机的声音,害我乱猜测半天。

看见我的出现,似乎也让她大吃一惊,然后她将从包中取出的蜡烛点着并立在了桌上,指着她对面的座位说,“坐这里吧,看得清楚。”听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没有放下刚才还在看的书。

我正在思考这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她将蜡烛向桌子的正中央移动了些,也就是使她先前指着的那个位置更加明亮些了,做完这些动作,又看着我说,“椅子是擦干净了的。”

我也不能呆在那里,于是很自然的走到她所指向的座位,当我把收拢在桌子下的椅子拉出来准备坐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些什么。

于是走到一旁堆放的旧图书馆用品前,一边取出里面我自己藏着的东西,一边询问着,“要喝点水吗?”

没能得到她的回应,不知道她是懒得理我还默认了,不过我还是把藏在这里的饮水用品都拿出来了,取出了两个杯子,拿了瓶连封都还没有开的矿泉水,将两个小水杯满上了。

矿泉水倒是我自己带来的,不过这个水杯是就地取材找到的,似乎是以前管理员没事时开茶话会用的,在洗拖把的同时一起洗的,所以也没受到过多的奇异的目光。当时倒是没想多少,只是随手拿了两个来洗,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用到两个杯子了。

我把满上的小水杯推过了以蜡纸标记的中间位置,说道,“杯子我昨天洗过的,水是新鲜的矿泉水。”,说完便端起来喝了一大口。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端起水杯,轻轻的喝上了一点。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打量过一个女生,发现她是属于那种小巧玲珑的可爱型的,虽说不上什么大美女呢,不过倒也还有几分姿色。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她的眼睛,发现她竟然也在注视我,弄得我好不自在,于是便想抛点话题缓解下气氛,便问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也许是我的声音,使她突然回过神来,无所适从的拿起书,立起来将我们的视线分隔开。于是我顺便也看到了那本书的名字——《最后一个拥抱》,完全出于好奇,在昏暗的烛光里我试图去看清那本书的封面图片,直到被她的回答打断。

“明天早上。”

我也回过心来,想了想,有些诧异,不过对于这个除了早上我来的时候似乎看不见之外很难看到没有她的身影的那套桌椅的她来说,似乎也算是意料内的事情了。于是我继续问道。

“你常常在这里看一夜的书吗?”

“不算很多次。”她回答得很轻,似乎像幽灵一般。

“平时晚上还有像我这样被意外留下来的人吗?”

“没有。”

我还想开口,不过却说不出了,因为我看见她似乎又是在认真地阅读了,不愿去打扰她了,也翻开自己的书继续阅读起来。

第二根蜡烛已经烧到了一半,这么长的时间里,我竟然没有太大的睡意,一直看着书,并且时不时的偷偷的看看她,发现她脸上的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了,想必是看了悲情的小说吧。《最后一个拥抱》,光看名字都能猜出来,最后多半是悲惨的结局。

这时她的这本书似乎已经阅读完毕了,倒在了桌上睡下,那本书很随意的摆放在一旁。

我这时正考虑我是该睡了呢,还是继续看下去呢,她又坐了起来,说道,“蜡烛在那包里还有,打火机在那里,我先睡了。”

“那我也准备睡了。”我也应和着。

蜡烛吹熄后,月光竟然在这时神奇的照耀了进来,虽说没能直接照到我们这里,不过通过地面的反光,我看见她美丽的长发自然垂下,使人感觉似乎到了一个神奇的国度。

看着这样美丽夜景的我,始终不能入睡,趴在桌子上思考着些什么,感觉似乎在这美丽的夜,爱上了眼前的这位美丽的姑娘,这样的想法是我自己心跳不已,向来只与书为伴的我,似乎也在想象着些什么,想象着那些自己认为只能出现在书中的故事。

在我已经快要入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她的呼喊,“不要走,我冷,最后抱我一次好吗?”

我向来比较容易醒,她这么梦语般的一呼喊,着实把惊醒的我吓了一大跳,看着她趴在桌上,似乎也没有醒来的迹象,依旧是月光,映射出她脸上的泪珠,显得格外动人。

不由得起身,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第一百零一次初恋[中篇]

当我醒来的时候,还能看见她那带着泪花的睡脸。

我拿出自己的手表看看时间,距离开馆的时间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想了一下,大概就是说,我们至少也还要等到大约一个小时后才能离开。

我无聊的托着腮帮子,思考着问题,不知不觉中,视线就落在了那本书上,好奇心促使我将那本书取过来,终于有机会仔细地打量这本书了,在大标题的掩映下,图片似乎显得不是特别的重要了,不过简单的画着一对相拥的情侣,的确也没有什么值得好好深究的必要,下面还写着两行封面文字,

“纵然要离去,也请留下最后一个拥抱。”

“既然别离,又何须留恋呢?”

真是悲情的故事呀,不过想来恐怕和我看过的那些泡沫爱情故事差不了太多吧,也不过就是巧遇,相爱,别离罢了。不知道是谁说的,悲情的故事,大家都不愿意,但是却拥有最大的小说市场,所以即使是快乐结局的故事也会在出版之前被要求改成悲伤结局的。是不是真的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就是,我看到的大部分小说都是悲情得可以让坚强的大男人都忍不住要落泪的。

我没目的的随意乱翻着,很自然的就翻到了夹着书签的那一页,干净的自制书签印入眼帘,上面用绿颜色的笔写着“自己,真实”,实在是很难揣测的意思。下面还写满了“正”字,整整齐齐的总共二十个,除了最后一个“正”字还差一画没有写完。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好奇心一贯很强的我似乎觉得突然对她挺感兴趣的了。

砰的一声打断了我的思路,连忙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把她的书放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了,才突然想起刚才那一个声音大概是图书馆大门打开了的声音吧,突然失去了的事做的我,不自觉地拿起自己的书,随意的翻到某一页,然后视线却慢慢的从自己的书本上又回到了她的脸庞上。忽然发现她似乎有醒来的意思了,连忙又将自己的目光收回到自己的书上。

随着一些细小的声音,我猜想她已经起来了,我便很自然地抬起头看着她,看着她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她简单的整理着有些松乱的头发。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心里产生了一种幸福感,仿佛自己置身于小说中一般,就像小说里描述的一对浪漫情侣,男孩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孩,直到她化妆完毕,变成一个漂亮的天使,然后……

我忙着自己的幻想,眼睛却一直盯着她,被发现看着自己的女孩似乎不好意思的把头转开了,我也连忙把头低下来,一种罪恶感从心底不知不觉地冒出来了,像了犯了错误的小孩,把头埋得更低了,不过游走的目光,仍旧可以看得到她从包里取出了镜子和梳子,很早就知道了这是女生随时携带的必要品,今天算是真正的得到了验证。

目光虽然落到了自己的书上,但是心里却装不下书里的任何内容,心里不断地想着各种各样的接下来的对话,我知道,根据小说上的接下来的经典对白,应该是要问她的电话,以及她是否有男友之类的。但是我的性格似乎与我所看过的大多数说此类话语的主人公完全不同,而和我性格相似的男主人公似乎都很幸运的有一个会主动问他电话以及是否有女友的女孩。

心里不断地可惜着,一段浪漫的相遇却没有一段浪漫的对白,但是也许真的就是我这种人的命运吧。曾经没事时便想过,觉得古代挺好的,从小就有定好的婚姻,长大了就不用为这种事情在伤神了,可惜这种幼稚的想法,在还没正式成年之前,就被各种论据给击得完全不成型了。

头脑里还在不断地胡乱思考时,就被她起身推动椅子的声音打断了,她站了起来,我看了她一眼,也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我看着她,算是真正的第一次从正面仔细的看,虽然比不上通常小说里女主人公美丽,但在经过一些简单的整理后,可以感受出那种不可描述的美丽感。

她将我昨天披在她身上的衣服取下来,很轻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动作。我连忙绕过桌子,去取自己的衣服。

我接到衣服后,她就连忙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只见她拿出一支笔,在刚才我已经见过的书签上画上了一笔,如果不是我事先见过,否则我也不会知道她一定是在画第二十个“正”字的最后一笔,难道说这是她在这里睡过的第一百个夜晚了吗?

非常出乎意料的,她把刚画好的书签折成一团,夹在手心里。

我也惊叹的叫出声来,问道,“啊?你干什么?”

她转过脸来对我笑了笑,然后又埋头,边收拾自己的东西,边和我说道,“读完了,一百本爱情小说,下一次爱情应该是属于我自己的。”

她背上已经收拾好的书包准备离开,走了几步离开,又转过来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便看着我等待我的反应似的。我除了条件反射的回答了“没关系”之外的确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而且恐怕这次条件反射的回答似乎声音比她的还要轻上许多倍,连我自己都没听清楚,估计她也是当作我还没说话吧,于是我便很不自然地加了一句“再见”。

有人说过,两条平行线是不相交的,要找自己的那根相交线。

可是我说,两条相交线虽然要相交,但却只能相交一次,应该找离自己很近的那根平行线。

我原以为我们只是两条距离远远的平行线,我在这里的地上坐着看书,她在那边的板凳上坐着看书,然后直到我们各自从这个学校消失,没想到我认为的这两条平行线竟然相交了,但是,毕竟交线的交点只能有一个……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那个老位置坐着看书,可是不同的是,她的那个老位置却空了下来,半个月也再没看到人坐了。这间本来就缺乏人气的房间更凉了。

文章目录
  1. 1. 第一百零一次初恋[中篇]